黄字幕网app下载安装

叶梵双手扣印,口念清心咒,指尖一缕白雾夹点淡紫的光芒点向项永的眉间。

项永赤红疯狂的双眼渐渐平静了下来,狰狞的面容也缓了些,只是双眼还是带着仇恨地死盯着叶梵,被残忍杀害,多年尸首分离,魂体不的苦,被封嵌在石壁雕刻成浮雕的痛,纵是他生平心性再豁达也会心生恨意。

“项永,凶手吕秋霖已经得到该有的审判,你也该安息了。”叶梵漆黑的眸光定定地落在他的身上,无喜无悲,平淡无波,如今的她已与刚重生当接引使者的时候还是不同了。

随着她话音一落,项永周身气息一荡,眼中的恨意渐渐消减,有些征然,那股戾气一泄,便感受到叶梵身上让他恐惧害怕的气息,那是一种天生的气场压制。

叶梵见他平静了来,但是周身的气息还是很浮动,薄唇轻动:“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

往生神咒带着某种韵律自她口中溢出,一字一句都蕴含着她的精神意念,化为缕缕梵音,围绕在项永的身边。

项永缓缓闭上眼睛,随着身上戾气的消散,脖颈处红色的血痕慢慢变浅,头与身渐合在一起,只余一圈淡淡的痕迹。

叶梵手指轻动,贴在他胸口的黄符就飞回她的手中。

项永睁开眼睛,眼中清明,面容也从方才的狰狞变得平和,带着几分爽朗,就如他生前的性情一般。

“项永,吾乃往生界接引使者,编号yf088,如今你魂灵齐,今生缘了,便让本使者送你去往该去之地,可还有遗言要留下?”叶梵举出令牌,一本正经说着必备台词,虽则她在生死面前,她的心渐渐硬了起来,便始终还是留着一处柔软。

“大人,谢大人为我讨回公道。”

项永朝着叶梵深深鞠了个躬,他眼框通红,不似方才充满着戾气,而悲伤,他幽幽叹息一声:“这么多年过去了,家里人早已走了出来,如今我头颅归体,他们也了却了心结,我就,不去打扰他们了,正如大人所说,在我死的那一刻,今生之缘便已了。”

清纯美女清澈秋意写真

“心性通透,很好。”叶梵嘴角勾着抹赞赏的笑意,如此心性,当年若没有被害,今日他的成就只怕不小,可惜这是他今生的命数,五年前便已命尽。

项永笑了笑,压下丝丝不甘,他并非真的洒脱,他也不甘,但他认命。

转头,看着这一片废弃的工地,项永溢出声叹息,这里承载着他很多心血,他费了大力气拿下这里,构画了梦想的蓝图,想要打造出一个田园圣地,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

叶梵看着他的流连的目光,也转眸看着这片荒地,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话说,她的那群使者兄弟姐妹明面上的身份都做得风生水起,她是不是也该弄点什么来玩玩,几千万放在银行里,不过是数字而已。

如此一想,叶梵淡淡开口道:“听闻当年你原本的想法是想在这里建立一座城中田园?”

“是。”项永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地的看着她,不明所以。

“我想买下你的田园蓝图,这里的蓝图。”

项永呆滞地眨了眨眼,大人这是,在跟他谈生意?跟他一只往生者谈生意?

虽然他是第一次当往生者,但应该没有一个接引使者跟她的接引对象谈起生意吧?大人这生意……做得太广了些吧?

“大人,你没开玩笑吧?”这生意要怎么做?用什么来交易?他把蓝图卖给她,她烧纸钱给他?

“没开玩笑。”叶梵真如同在谈生意一般,很是正经地点头。

“呃……可是我已经死了啊,这片土地已经不知道转手到谁的手里,当年的建筑构建蓝图早就是废纸了。”项永摊了摊手表示,他死了,公司破产了,就是大人想拿下这里,也不该跟他谈。

“但是完整的构思在你的脑海里。”叶梵顿了顿道:“我出三百万,你既已死,钱便由你的家人继承。”

项永魂体震了一下,他想哭,但是往生者是没有眼泪的,直接对着叶梵就跪了下去,伏身叩头,哽咽:“谢谢大人大恩。”

说什么要买他的构思,不过是用另外一种办法圆了他的梦,也让他的家人此生忧。

当年因为他的死,公司破产,家里负债累累,这些年过得清苦,三百万足以让一个小家过着小康生活。

“这是生意,快起来。”叶梵抬起手,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项永给托了起来。

项永头顶一缕光芒飞起来,飘向叶梵的掌心。

叶梵手掌轻握,点头道:“三百万我会以你生前所买基金的名义,分期汇给你家人。”

“大人想得周到。”项永点头。

此刻,项永的身上有什么东西缓缓散去,那是他与这世间剩下的一点羁绊,现在他可以毫不牵绊地离开世间了。

但叶梵没有立刻打开往生门,她素手一挥,又将蔡茜茜和贾曼放了出来。

她们如同项永一般,脑门上都贴了道黄符,被揭开后,也在记忆的复苏中,直接就进入狂化状态。

咻!

叶梵直接一道黄符过去定住蔡茜茜,好家伙,周身血气涌动,居然差点就直接化为厉灵了,怨气竟是如此之深,这点倒是出乎她之所料。

贾曼好些,只是浓浓的不甘与怨恨却达不到化厉的级别,却也比项永凶猛得多,想来也是,任谁在最辉煌高光时刻突然被人谋害,杀她的人还是以往她最崇拜的偶像,这股恨意,会更深几分。

“曼姐。”一声轻唤,叶梵垂手站在她的面前,幽幽的叹息。

贾曼脸上黑气涌动,充满戾气的眼睛落在叶梵的身上,神情征了征,尖利的鬼音带着凄利:“叶,叶梵,为什么。”

Post Author : admin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