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污app免费观看

“直升机几点能到?洪彬的状态虽然已经控制住,但是不太好移动。”

李白拿着手机,他已经能够看清楚那架无人侦察机的模样。

那并不是一架由多个螺旋桨组成的平衡式无人机,而是一架固定翼飞机,单一的螺旋位于机体后半段,外形有点像二战时期的美帝P38“闪电”战斗机,只不过没有两台引擎罢了。

正因为是固定翼机型,滞空时间和飞行速度才能够更适应地形复杂的贺兰山区,若是换成多螺旋桨平衡无人机,估计刚进山就得返程,续航能力相当有限,尽管静稳定性很好,可以抓拍到清晰稳定的图像,但是抗冲击性却很糟糕,一阵狂风吹来,多半得翻起跟头。

“直升机已经联系好了,随时可以起飞。”

诸超野教授已经做好了安排,他就在指挥现场,亲自与救援组的众人保持联络。

“那就好,不过千万不要让人进入地道,里面太危险了。”

光跑这一趟就已经够折腾了,李白可不想再救第二回,再次提醒诸教授。

要是再有不长眼的家伙,自作孽不可活,所以管他(她)去死!

反正他是不想再救了。

李白本来就是一个相当怕麻烦的人,要是遇到一个麻烦的家伙,自然是敬而远之,躲都来不及。

“不会,肯定不会,你放心吧,公安局已经派人封锁了陵墓,内外两道岗,24小时有人,不会再放别人进去。”

闺房撒欢儿的纯净洁白女孩私房照

诸超野拍着胸脯保证,两个学生自作主张的擅闯地道,给考古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秋后算帐,这两个小东西的学分在他诸教授这里是休想了,最轻的都是逐出考古队,以后考研神马的,统统滚犊子,都已经是成年人,必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为错误付出代价。

都说考古与盗墓是一路货色,一个是有证操作,一个是无证操作,但是两者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盗墓是不顾一切的打开甚至破坏坟墓,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换钱,期间也会因为各种不正确的操作而损毁文物和坟墓,造成不可挽回的极大损失。

考古队一般不会轻易动坟墓和古迹,除非发现盗洞或确认文物已经失去了原来的保存环境,不得不进行抢救性发掘,基本原则是保护,而不是金钱利益。

这座西夏王陵因为发现盗洞而不得不进行抢救性发掘,但是延伸出去的神秘地道却并没有被盗墓者发觉。

尽管有两个冒失的学生擅自闯入,考古队却并不会对这条地道进行考察,在原则上依然以封闭保护为主,无论里面究竟有什么,都不会轻举妄动。

“好吧!等直升机过来的时候,提醒我们释放发烟弹。”

和诸超野教授互相交待了几句,李白这才挂断了通话。

救援组携带了足够的储电器材,这会儿电力供应依然充足,更何况还有太阳能电池板开始工作,可以聊胜于无的提供一些额外电力补充。

固定翼无人侦察机绕着救援组所在的位置飞了好几圈,还投射下来纤细的红色激光束,将平台和岩洞口扫了好几遍,这才调头返航。

两个小时后,诸教授的电话再次打到李白的手机上。

“李医生,你那里能不能找到更加宽阔的地方,飞行员说洞口前的场地不太好降落。”

飞行操作必须格外小心,操纵杆一歪或许是被突如其来的强风猛然一吹,就会发生机毁人亡的大事故。

岩洞外的平台尽管面积不小,形状却偏狭长,洞口一侧是陡峭的山壁,平台下方又是近乎于垂直的悬崖。

准备飞过来的直升机感到相当为难,因为降落的时候不能太过于接近洞口方向,稍不小心就会发生撞山,后果自然是致命的。

像山区这样的复杂环境,最好能够有足够宽阔的场地供直升机安着陆。

“这个不好办啊!到处都是陡峭的地形。”

李白站在洞口前的平台上,左右张望,一脸为难。

在某种程度上,他所处的这个位置相当于绝地,别人难以接近,救援组的人也难以移动到其他的地方。

“能不能把人送到洞口上方一百米这个位置,我等一下把照片发过来。”

诸教授打这个电话,自然也是有备用方案的,这会儿正好拿出来询问李白的意见。

“等等,我先看看。”

李白很快收到了诸教授通过微信传过来的图片。

上面是一张俯瞰图,应该是之前那架无人侦察机拍摄下来的照片,上面用红色的圆圈标注出了洞口与平台所在位置,适合直升机降落的位置以及用红线划出的建议行走路线。

在地图上动动笔看似简单,但是放到实际中,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如果按照上面所画的路线方案,从平台边缘找到那条根本不曾有过的陡峭“小路”,往斜上方走百余米,抵达那处更加宽敞开阔的山脊,然而那几乎是一条垂直攀岩路线,更何况还要带上一个行动不便的大活人,往少里说,至少有一百四五十斤,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算不带人,光徒手攀爬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危险性相当的高,稍有不慎就会滚落山崖,摔成肉泥。

尽管这个方案十分不尽人情,但已经是直升机飞行员冒着极大风险所给出的提议。

除此之外,就只有顺着原路返回,重走地道,虽然不用攀爬山崖,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回程路上会遇到什么诡异的东西。

救援组与获救的男女学生其实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李白看了一会儿俯瞰图,这才说道:“我可以带洪彬上去,直升机能带走所有人吗?”

他没有把这张图给救援组的其他人看,因为问题最终还是会回转到自己手上,别人完没有能力解决。

与其让其他人冒着滚落山崖,摔成肉泥的危险,倒不如亲手解决掉,皆大欢喜。

毕竟诸教授将李白千里迢迢的请过来,为的就是完美解决这个麻烦,尽可能平安返回,而不是最后还要靠赌命冒险。

“可以带两三个人没问题。”

回答李白的声音换了一个,不是诸教授,或许是直升机飞行员。

考古队请来的直升机并不是大型的运输直升机,只能算是中型直升机,额定载员只有四人,这还是包括了飞行员在内。

也就是说,只有三个空位,如果有其他额外负重的话,还得再减。

机型勉强可以在那处山脊降落,如果再大上一圈,恐怕那个地方也会有相当大的风险性。

毕竟高速旋转的螺旋桨顾忌颇多,随便擦碰到什么,对于直升机来说,都是致命的,这个过山机可不是那么好飞的。

“那么先送走一批再说,多跑几趟。”

李白估摸着起码得跑四趟,才能把所有人都带离这个地方。

诸超野教授有些忐忑不安地说道:“李医生,你那边真的没问题吗?”

他显然也知道这个路线方案的风险性,毕竟是为了赶时间而仓促设计出来,根本没有经过严格的详细论证,事实上时间也根本等不起,谁也无法保证伤员的情况会不会恶化,毕竟长时间得不到面的治疗,出现意外的概率很大。

“没问题,我来带人往上爬。”

李白当即做了保证,一次带所有人上去那是没可能,两三个都够呛,事实上人多了,那处地势稍微平坦些的山脊也会因为直升机起降时掀起的气流而发生危险。

所以稳妥起见,每次只带一个最安。

Post Author : admin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