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官方下载安装

水流潺潺。

天光明媚。

从昏睡之中醒来的小昭,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挪到了车厢内,头脑一阵昏涨,根本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但是隔着车帘,听见了一阵嘈杂的交谈声音,其中还掺杂着小姐欢喜的声音,以及某个厌恶的熟悉声音。

她心底一沉,偷偷掀开一角车帘。

果然。

小昭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那张面容。

远方一颗槐树下,徐清焰席地而坐,双手捧着面颊,摆出一副安安静静聆听的姿态。

宁奕就坐在她对面,二人不知在说些什么。

小姐听得入了神,浑然忘我,时而严肃,时而掩唇巧笑,竟连帷帽也摘了下来,摆在身旁。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后,小昭面无表情,重新将帘子摆回原处,木然躺下,当自己没有醒来过。

……

……

梦幻唯美妹妹变身小麋鹿写真图集

“甲子城大胜……于是我便赶回了这里。”

与徐姑娘相见,宁奕自然是欢喜的。

他先是简单聊了几句,然后徐清焰问起了自己北上经历,宁奕以有惊无险四个字匆匆带过。

宁奕很清楚,如今可不是叙旧的时候。

自己的北上经历,在此刻不重要。

重要的是,让徐清焰明白,在这趟东境战争中,她对于天都己方的意义,以及对于东境韩约的意义。

花费了一些时辰,将前因后果,都解释清楚。

宁奕道:“韩约六盏天门,只缺一尊天道化身,若让他寻觅到合适宿主。六道轮回,重塑气运,他踏入涅槃……定是大隋的一场浩劫。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阻拦他。”

即便自己如今携带四卷天书,也不可让韩约成就圆满身躯……在甲子城那一战后,宁奕对韩约三尊法身有了一个大概的实力估测。

如果想要杀入东境,自己最好要将不朽特质的力量融会贯通。

而两座天下,能在这一点上帮到自己的,就只有后山的大圣了。

大决战前。

他准备去一趟后山,找猴子取经授道。

听完宁奕所说的,徐清焰收敛笑意,严肃起来。

她声音很轻,“你是说,韩约把我视为第六盏天门的‘宿主’。”

“不错。”

一道身影倒挂在树上,缓缓垂落下来。

张君令悠悠开口,“甲子城这一战,东境如果败了,那么便是气运崩塌,朝不保夕。若找不到天道宿主,那么韩约再强,独自一人,也敌不过大势。所以,恐怕琉璃山的五灾十劫,现在都在忙着找那最后缺失的‘一’。”

宁奕有些无奈。

这位张大楼主,明明有好端端的草地可以坐,为何喜欢倒吊悬挂的姿态……

“不过,你已不是之前的你了。”

宁奕忽而一笑:“徐姑娘,即便今日我和张君令没有赶来……东境也奈何不了你。琉璃山万没有想到,你修行进境如此之快。”

徐清焰苦笑一声,十指默默攥拢。

是么?

她下意识问了自己一句,然后发现,好像还真是这样……自己已不再是那只任人摆布,毫无还手之力的笼中雀了。

“宁先生,还是要谢谢你……”她柔声道:“多谢你,记挂着我。”

女子抬起一只手,摆出轻轻捂住胸口的姿态,其实是捂住那吊坠胸前的骨笛叶子。

那半片叶子,出奇的温暖。

今日相见。

让她知道,宁奕上次离别前给自己的那句赠语,是真的。

“光一直在。”

宁奕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草屑。

甲子城破,东境之战迎来逆转,可以稍微松一口气。

他瞥了眼车厢方位,收回目光,轻声笑道:“徐姑娘,就不叨扰了。我要回一趟蜀山。”

这趟回大隋,宁奕始终弦线紧绷,没有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

现在,终于有了。

他还不知道……丫头怎么样了。

徐清焰同样起身,本想开口挽留,尚未开口,被宁奕这句话噎住,只能敛容正色,顺阶而下,揖礼道:“替我向裴姑娘问一声好。”

宁奕笑着点头。

“东境战争结束之前,我都会护你周。”

树梢头上,目盲女子忽而恢复了正常坐姿,双腿腿弯发力,整个人由倒吊变为正坐。

她幽幽“望”向徐清焰。

本来只是出于跟宁奕“协议”的守信。

而现在则不一样了。

亲眼见到了这位神性少女出手压制桃花的场面,现在张君令心中对这位徐姑娘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即便没有宁奕,她也会留在这里“观察”。

徐清焰无奈一笑,道:“那便……劳烦您了。”

……

……

蜀山山门。

这些年来,蜀山有的是冷清之时。

最凄冷的,就是宁奕死在长陵之后的那段时日,山门荒草丛生,举宗上下一片寂静……而如今的冷清,则更多一种幽谧之意。

大隋诸圣山,单论气运而言。

蜀山已经实现了“逆转”,隐约有盖压天下之意,盛极一时的羌山珞珈,如今都比不过蜀山,前有宁奕挂名大都督国运加持征战东境鬼修,后有新一任星辰榜首远赴西岭问道修行,暗宗剑修更是在势潮之下,天才辈出,年轻一辈中的翘楚,都被外派而出,历练修行。

于是山门,便安静许多。

负责打扫山门雪阶的杂役弟子,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这些年蜀山进出往来的关系逐渐增加……但有些在小师叔起势之前,便有了联络。

譬如眼前这位。

“小公公,您又来送信了。”

杂役望向那熟悉无比的车厢,在宁奕生死未卜,失去踪迹的那几年里,几乎是每一个月,蜀山都能见到这位小公公驱车的身影……天都皇宫的东厢,始终有一位姑娘记挂着宁师叔。

一个月,一封信。

漆黑马车上,小宦官双手合十,揖了一礼,对着山门杂役笑了笑。

“有好些时日没来送信了,听说那位徐姑娘已经离开天都了……”杂役搂着扫帚,还了一礼,展眉笑道:“这次,是又给宁师叔写信了?”

小宦官只是抿唇一笑。

“只可惜,接信的那孩子去西岭咯,不然他准是第一个出来迎接的。”杂役轻轻叹息一声,语气哀怨地自言自语道:“说起谷小雨这孩子,也不知道在西岭混得怎么样,这么久了也没写封信回来。宁先生好歹还往小山主那寄了封信,果然是人心如水,等闲易变,在外面翅膀硬了,就不想往家里飞了……”

自顾自说了一大长串。

“哎呀哎呀耽误您送信了……”杂役连忙开了阵纹,他挠着头,目送车厢远去,觉得今日的小公公异常古怪,自始至终保持沉默,一个字都没对自己说。

蜀山山门阵纹消融。

车厢缓缓驶入蜀山,一路上风声缭绕,小宦官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弭,归于平静木然。

他环顾四周,神情庄严而肃穆。

小宦官的眼瞳之中,浮现一抹极致纯粹的漆黑,他不带感情地观察着车厢所行路线的环境,后背已经渗出了汗水。

这趟看似太平无阻的“旅程”,其实背负着十分巨大的风险。

稍有不慎,便会被察觉——

因为整座蜀山,都在“千手”的感知之中!

风吹草动,哪怕是一只蚊蝇落下,一片残羽飞起,都逃不过千手的感知……从前便是如此。

千手成为涅槃之后,感知力只会更加敏锐。

好在,一路无惊亦无险。

小宦官来至小霜楼前,将一封信交于看守此山的弟子,然后原路不动的驱车离开。

整个过程风平浪静。

即便是感知掌控着整座蜀山的“千手”,也不能觉察出一丝一毫的异样,并非是她感知力不够强大。

而是因为……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信件交付。

已经有了数年的历史。

这一次,跟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一样。

那封书信被弟子一路呈递,放置在小霜楼的楼阁柜中。

小宦官驱车离开,回到山门,再与杂役笑着打招呼,然后驱车远去……直至离开蜀山地界。

所有一切,都很顺利。

风依旧在吹,只不过小霜楼的门缝之中,随风溢出一缕黑暗,贴地而行,掠出刹那,便潜入地底,彻底掩去所有行踪。

当年徐藏葬礼。

影子就躲过了千手的感知。

而如今……涅槃后的千手师姐,依旧未能捕捉到影子的潜息。

没有爆发战斗。

也没有触发阵纹。

这一缕纤弱到几乎不可查觉的细影,就这么一路飘掠,穿林过石,最终来到了后山的符纸之前。

它停顿一刹,带着灵智做出了选择——

一缕细影,鱼跃而出。

“咚”的一声。

似乎是撞入了湖泊,大海之中。

陆圣留下的符纸,溅荡出一圈微弱的涟漪。

这一刻。

是千手理论上最有可能感知到异样的一刻。

可惜的是,没有人是知能的。

即便是涅槃境的大能,也有休息,放松,懈怠的时候。

风雷山顶的石室中。

千手正在闭关修行,吞吐呼吸,石室之内风雷浩荡,满室生光,噼里啪啦,甚是喧嚣。

她依然能听见山门的风吹草动,依然能“看”见某座山头的走兽飞鸟。

可是在这一刻,她没有看见,后山符纸溅起的涟漪徐徐荡尽。

一切都归于寂静。

没有人知道,它曾来过。

Post Author : admin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