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原创视频破解版

薛铃这才反应过来,方别为啥要问她要不要下船。

我现在下船还来得及吗教练

即使是薛铃也是听过汪直这个名字的。

怎么可能没有听过。

徽王汪直,可是如今整个东南海域最大的海盗,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如今的两浙总督是谁,但是却不可能不知道汪直是谁。

“我。”薛铃只能再说一个我字。

然后她看着方别:“为什么要答应”

因为别人不敢说,汪直肯定是一个坏人,这样的一个坏人,为什么要答应和他合作

以及郭盛一个皇商,一个之前薛铃曾经主动说不能杀他的人,却支支吾吾地和汪直做起了买卖,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

“因为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好人和坏人之分的,更多是介于黑与白之间。”方别看着薛铃说道:“其实老实说,最初我拒绝了,郭盛也答应我讲这件事情交给别人来办。”

“因为汪直除了海盗买卖之外,更多的做的是走私的生意,将神州的物产卖到海外诸国,然后将海外诸国的奇珍再卖回神州,互通有无而已,也只有如今的朝廷有海禁之令,片板不能下海,才会有如今的局面。”

方别慢条斯理地说道。

纯美紫淇白纱幔帐尽显迷人曲线

薛铃一脸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

“当然。”方别话锋一转:“不过其实我最后选择答应郭盛,其实只有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薛铃就忍不住问了。

“我想见见汪直。”方别静静说道。

“一个大海盗有什么好见的”薛铃撇了撇嘴说道。

薛铃是真的不感觉汪直有见的必要。

“如果是别的海盗,那么就真的没有见的必要了。”方别笑了笑:“但是这个汪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见一见为好。”

虽然说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汪直最终是什么下场,但是在真实世界中,汪直可是盛极而衰,在其威望达到鼎盛的时候,选择了急流勇退,向朝廷投诚接受诏安,原本以为可以安稳做一个富家翁,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最终被诱杀而死。

死前这位大海盗叹息道:“死我汪直一人不足惜,只是苦了两浙的百姓。”

果然,汪直死后,倭寇之乱最终彻底失控,就像必须有一个巫妖王一样,如果这个巫妖王不存在了,那么结果必然是天下大乱,失去控制。

“好吧,那么我们真要帮他送货吗”薛铃看着方别:“这不就是资敌吗”

如果被发现的话,资敌绝对是死罪。

即使是郭盛,恐怕也压不住。

而郭盛选择将这一切告诉方别,这本身也就是郭盛对方别的信任。

“资敌或许吧。”方别淡淡笑了笑:“接下来,汪直和朝廷在两浙地界将会有一场斗法。”

“而我则是要去看看。”

方别看着薛铃,静静继续说道:“这取决于我要不要杀死他。”

少年的笑容平静而锋锐。

“今天的月很好。”黑无看着窗外,如是说道。

这个黑瘦的少年坐在窗台上,而在桌子前,则坐着正在抄写经书的宁夏。

宁夏抄的是心经。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这些字迹从宁夏的笔端流淌而出,最终形成文字,当这一句佛经写完,宁夏才抬头看一眼窗外月色,然后说道:“是很好。”

“姐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黑无继续说道:“虽然说到现在,仇已经报了一半,但是还有另外一半的仇没有报。”

“仇当然要抱,但是并不是现在。”宁夏静静摇头说道。

手中笔并没有停下,黑色娟秀的簪花小楷,在宁夏的笔端如同游龙一般蜿蜒出现。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处。”黑无继续说道。

“宁欢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你了。”

“如果我们想在中原留下来,那么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就可以了。”

“如果想回去报仇的话,宁欢死后罗教应该会乱上那么一阵,趁机浑水摸鱼的话,应该也会有所成果。”黑无在窗台上看着抄写佛经的宁夏说道。

宁夏抬起头来看着黑无:“那如果说报仇之后,我们要做什么呢”

“报仇之后。”黑无有些愣住了。

他伸手敲了敲脑袋,有些用力所以发出了就像是敲打石头一样的砰砰声。

只是黑无浑然未决。

“报仇之后”

黑无绞尽脑汁,他的大脑其实已经收到了黑天魔功很大的影响,即使是黑无,也必须舍弃大量的记忆,才能够勉强让自己的神智保持在能思考的程度上,而不是彻底被黑天魔功炼化成一句只会供人驱使的傀儡。

但是报仇之后这四个字,明显对于黑无来说已经超纲了。

他最终只是茫然地看着宁夏,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或许我们在报仇的过程中已经死了。”

“哪里又管得了以后。”

“是啊。”宁夏静静开口说道:“哪里管得了以后”

“但是,如果有不死就可以报仇的方法,你要不要尝试呢”

黑无看着宁夏:“你是说方别吗”

方别的强大,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当时方别自夸说自己可以杀黑无,其实当时无论是宁夏还是黑无自己,都是不信的。

不过姑且是找到了共同的敌人,结成了统一战线,随着对于方别的接触越多,评价也就随之越高。

可是即使是那个时候,也没有人能想到,方别真的能够杀死宁欢。

在宁夏最绝望的时候,她只能够将方别答应过她会杀死宁欢作为自己的最后精神支柱。

但是宁夏没有想到,方别真的能够说道做到。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得知宁欢死去的那一刻,宁夏的精神依旧是恍惚的,甚至说不出是喜悦。

只觉得重担卸下,浑身轻松的感觉。

“是的。”宁夏看着黑无:“但是并不是让方别来帮我们。”

“而是尝试着在方别身边,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更加强大”黑无看着宁夏:“你要知道。”

“对于我而言,身体的容器,已经到达极限了。”

Post Author : admin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