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约炮

从第一现场回来,李梦一并没有回到第三现场的明星嘉宾休息室,而是直接去到了节目组为她准备好的个人休息室里。

所有的明星嘉宾休息室都设计、装潢地都差不多,沙发、茶几、果盘、点心,以及挂在墙上的硕大液晶显示屏。

这会儿,刘子夏正在休息室中,给月月剥荔枝吃。

李梦一刚一推门进去,月月就像是乳燕归巢一样,飞扑了过去。

李梦一赶紧蹲下身子,把月月给抱了起来。

搂着李梦一的脖子,月月脆生生地说道:“妈妈,你唱得好好听呀!”

“真的吗?”李梦一充满惊喜地说道:“跟爸爸唱得比,怎么样?”

“唔……”月月嘟着小嘴想了好一会,说道:“比爸爸平时唱的要好听呢!”

这小姑娘说起话来都知道耍小聪明了。

比爸爸平时唱的要好听,那意思就是说比爸爸在不加伴奏,或者练歌的时候要唱得好听喽?

要是加上伴奏,还有认真进行演唱的时候,肯定就不如爸爸了!

“你这小鬼精灵!”李梦一点了点月月的眉心,笑了起来。

蕾丝公主裙清纯美女粉颊柔美写真

知女莫若母,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李梦一当然听出了月月的小心思。

抱着月月做到沙发上,刘子夏从桌上抽出了两张湿巾,为李梦一擦了擦额头还有鬓角,心疼道:“把月月放下吧,刚刚唱歌很紧张吧?你看,都出汗了。”

月月很听话地从李梦一的怀里滑了下来,跑到了一边,把位置给让了出来。

李梦一很享受刘子夏的擦拭,她点了点头,说道:“紧张是肯定的,我就觉得好像回到了当年报考华戏的时候,参加艺考一样,紧张到差点忘词了。”

“没有啊,你每一句歌词都唱得很准确!”

刘子夏摇了摇头,说道:“说实话,就刚刚你在舞台上的演唱,包括现场的演绎以及互动,完能够撑起一个舞台了。”

“你啊,就会给我戴高帽子!”

李梦一瞪了刘子夏一眼,说道:“你还说呢,你这都创作地什么歌曲啊,词这么多,而且还有那么多的转音!”

好嘛,是你要唱这首歌的,现在已经唱完了,又开始怪人家创作的歌不好六!

刘子夏这是里外里都得罪人,他还得乖乖地认错,你说这事上哪说理去?

“得得得,都是我的错,总行了吧?”

刘子夏苦笑了一声,说道:“回头等决赛的时候,我专门给你创作一首简单一些的歌曲,好不好?”

“不好!”

李梦一哼了一声,说道:“我可是注定要成为歌王的女人,怎么能唱简单地歌曲呢?等到决赛的时候,我一定要一鸣惊人!”

“好好!”刘子夏连忙说道:“回头咱也出张专辑,进军歌坛,怎么样?”

“这是你说的,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李梦一开心了起来,绝美的容颜绽放,就像是盛开的白牡丹一样。

……

咚咚咚!

就在两人还想再聊些什么的时候,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我去开门!”月月一边叫嚷着,一边跑向了门口。

门推开了,进来的是张宁,以及副台长朱一凡,两人这次是联袂而来。

“不好意思,子夏,没打扰到你们休息吧?”看到两人,张宁脸上带着点尴尬。

“是张总和朱台啊!”刘子夏和李梦一站起身来,说道:“不打扰,不打扰!”

李梦一对月月招了招手,说道:“月月,过来!”

“这就是月月吧!”

朱一凡是第一次见到月月,看到小姑娘也不怕生,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不由得笑了起来。

“月月,和朱叔叔打招呼。”李梦一搂着月月,说道。

“嗯,朱叔叔好,我叫月月。”月月很乖巧地向朱一凡问好。

“唉,月月乖。”

朱一凡早有准备地从兜里掏出来来一只小盒子,说道:“第一次见面,叔叔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这个就送给你吧。”

月月没有伸手去拿,而是抬头看向了刘子夏。

刘子夏没有点头,而是说道:“朱台长,你这就客气了!月月年纪还小,用不着第一次见面就送给她礼物,我什么时候给你家儿子买过玩具了?”

朱一凡家里是个儿子,刘子夏也是中午聊天的时候才听说的。

再说了,现在这个情况,台长、频道总监一起过来,指定没什么好事。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仿佛看穿了刘子夏在想些什么,朱一凡主动打开了盒子,说到: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手晶手链,下午的时候在商场顺手买的,充其量也就两三千块钱。子夏,你不会连这么个小物件都不让月月收吧?”

盒子打开,里面露出了一串呈现淡青色,里面还有内包物的小手链,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在屋子里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这手晶一看就是天然水晶,不是那种人造水晶的假货。

“哈哈哈,怎么会呢,我就是觉得你们这样太破费了。”

刘子夏哈哈笑着说了起来,走过来,说道:“月月,还不快谢谢朱叔叔?”

“谢谢朱叔叔。”月月兴奋地点点头,直接去过小手链,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看小姑娘那一脸兴奋的模样,应该是很喜欢这一串小手串。

“对了,两位快请坐吧。”在相互之间客气之后,李梦一把两人往沙发上让。

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只能往沙发上让一让,给他们递两块水果吃了。

“梦一,恭喜你啊!”

张宁冲着李梦一说道:“刚刚你在舞台上的表现我看了,以我的眼光来看,完能自己开演唱会了。”

“是啊,梦一。”

朱一凡也笑着说道:“等下次子夏再开演唱会的时候,你去当助唱嘉宾吧,相信肯定能让粉丝和观众们眼前一亮的。”

“哎呦,两位领导就不要调笑我了。”李梦一掩嘴轻笑了起来。

不论女人多漂亮,多高冷,多大年龄,只要有人夸她们的话,那一定都会开心的,区别就是,会不会表现出来!

“我们可不敢调笑你。”

张宁连忙摇头,说道:“刚刚我去了一趟第一现场的后台,屈导对你可是百般推崇,回头等节目一播出,说不准还有专业的音乐制作团队联系你呢。”

“张总,看你这话说得。”朱一凡指着刘子夏说道:“现在梦一的身边,就有一位国内顶级的音乐制作人,还用得着别人找上门来?”

“哎呦,……瞧我这张嘴,倒是忘了这茬儿了。”张宁回过神来,连连拍打自己的嘴。

“哈哈,你们啊,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刘子夏摇摇头,说道:“对了,曹金的事情解决了吗?他还在闹吗?”

刘子夏的话,把李梦一的注意力也给吸引了过去。

这件事,刘子夏和李梦一都算是亲历者,当然要关心一下了。

“这个……”张宁看了朱一凡一眼,说道:“解决倒是解决了,就是……”

“张总,你可不是说话拖拖拉拉的人。”刘子夏看着张宁说道:“说吧,是不是那家伙又提出了什么不合理的条件?”

“嗨,老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墨迹了?”

朱一凡瞪了张宁一眼,说道:“我来说吧。子夏,是这样的,那个曹金倒是答应继续参加节目的录制,并且不再追究小沈中午的事情。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刘子夏眉毛一挑,本能地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

“就是曹金想要和你在《跨界歌王》的舞台上,同台竞技。”

朱一凡说道:“而且他还特意提出来了,要和你比拼唱功,并且开通直播频道,让网上的观众们进行实时投票。”

“什么?”李梦一惊讶道:“这个曹金疯了吧?要和子夏比唱功?”

这整个华夏谁不知道刘子夏‘音乐谪仙’地称呼?

这个曹金不过是个相声演员而已,竟然还想和刘子夏比唱歌,这不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吗!

“没有那么简单吧?”刘子夏若有所思地问道。

以刘子夏对那个曹金中午的表现,完能够猜出来,这家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可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

“还是子夏能够看透让他!”

张宁叹了口气,说道:“他要和子夏比的确实是唱功,但并不是流行歌曲,而是……叙事歌!”

说到后面的时候,张宁加重了语调。

刘子夏和李梦一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惊讶。

特别是李梦一,惊讶之后就是愤怒,冲天地愤怒!

这曹金还真是想红想疯了,他提出这一点,摆明了就是要踩着刘子夏上位!

“叙事歌?”月月眨巴着大眼睛,很天真地问道:“妈妈,什么是叙事歌呀?”

小姑娘可不知道啥叫叙事歌,以往从爸爸还有叔叔阿姨们口中听到的,都是摇滚歌曲啊、流行歌曲啊……小姑娘还特意记住了一些歌曲名字呢。

“叙事歌啊……”李梦一倒是一时间懵了,不知道怎么给孩子解释,只能求助性地看向了刘子夏。

刘子夏看着月月,说道:“月月,这个叙事歌啊,就是用一首歌,完整地唱出一个故事来,就像爸爸给你唱过的《童话镇》一样,只不过更加详细一点而已。”

“嗷,这样啊!”月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Post Author : admin

头像

Related Post